无题

我想写的,是我不知道。最近看了很多上海发生的事情,看到了一些人在说着和以前不一样的话,或许也不是吧,或许他们还是说着同样的话,只是有更多人原因去听了,更多人有所体会了而已;看了欧洲文明讲的欧洲一百多年近代史以来所经历的磨难,听到老师讲的那句历史的车轮并不总是向前,你要做的是看看世界当前的时刻表,看到了一次一次的种族屠杀,看到了人性的恶,看到了时代的伟力面前人有多么渺小,看到了生活就是一次一次的重复,现在我们所经历的是过去小错误的重复,是下一个大错误重复的一部分,看到了那些所谓的独裁者实际上只是乘着人欲望的破浪者,如果他们从不存在,几乎也不会有任何差别。任何一个发现和发明,任何一个人的缺失都根本不可能让人类的洪流流向另一个方向。


想到了试图去改变这些有什么意思呢?穷其一生,哪怕放弃自己想做的那些事情去改变这个世界,学会煽动、虚伪、趋炎附势,利用新兴的学科成为理论指导,从教育体系开始改变这个世界,最终自己成为搬动时代的杠杆,用无数人的欲望、苦难、希望、期待甚至宇宙的规则将这个时代撬动一些些,又有什么意义呢?对于一个人自己来说意义何在呢?意义不还是自己赋予的吗?这份荣耀或是追求说到底不还是假的东西吗?一个人人生的尺度实在是太小了,谈论光明的未来,但是被牺牲的自己根本等不到那一天,说每一件事实际上都和自己息息相关,每一次冷漠都会最终作用回自己的身上,但大部分人根本等不到那一天,多少人遭不到报应,只是享受了自己的为恶然后死去,又要如何说呢?用轮回去扩展他的尺度,去扩张他们感受范围能有多大的用处呢?能听懂的人会需要这个道理去束缚吗?



想到了罗永浩说最大的不公平就是智力的不公,我确实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是现在听到之后再去回想,难道不是这样吗?我们能够不去嘲笑弱智,为什么却能在很多时候理所当然嘲笑弱者?但如果是这样,那些蠢人的恶,他们对他人有心或无心造成的损伤该怎么算呢?我想到了实际上一个人成为什么人,尤其当上升到一个群体的性格的时候,几乎完全取决于环境和教化,对此有什么好说的呢?对这些讨厌的人似乎就该闭嘴了,似乎所有事情似乎最好就放手了,与自己擦肩而过便是了。


那将一颗石子扔进湖里,宇宙就不可能如以前一样平静作何解呢?那么难道人就站在原地,等待时代也好炮弹也好,等待这些东西将自己砸个头破血流吗?似乎我们就是这样无动于衷地等待着死亡将自己拥有的一切带走的,那么似乎无动于衷是正确的答案?


最近在想,该选择如何生活呢?回国吗?回到一个想法不被人理解的地方,回到一个自己对其审美、风气、气质都根本不喜欢的地方,回到一个996是福报的地方,回到一个人只能低头闭嘴的地方?还是留在欧洲呢?此生就一定不会再有一次经济崩溃、社会压力的剧增让极端右翼组织,让死灰般的仇外情绪复燃吗?还是说在这样一个地方,有一天人能忘记自己实际上长得和面前的人们不一样呢?去美国吗?刚看完Top Gun的我坐在这里,似乎看到了一个强权帝国主义国家,它们注定不会放下它自己引以骄傲的东西,而美国人的气质因为其国土的特征几乎已经是成为必然,真的有好的答案吗?人生真的有好的答案吗?


接着想的时候就会发现,太多的问题了,实在是太多的问题了。人的确无法带着所有过去和未来的重量前进,这几乎是寸步难行的,那就不需要去思考如何是更好的选择了吗?人就不去未雨绸缪了吗?我们此时此刻并不拥有过去,也并不拥有未来,只拥有现在,那便不需要去计划不需要反思了吗?不可能吧,那如何掌握这之中的度呢?我们该为未来担忧多少,该为过去承受多少,又该有着怎样的原则呢?是无论如何担心,都不能让自己感到不好吗?但感到不好似乎并不是一件坏事,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那么又如何?所以又是随意即可吗?怎么又会走向这么一个答案?难道生活就是这样?你无论做一个聪明人还是一个蠢人,你无论作出什么选择,你无论走哪条道路走向何方,都可以,都不错,都没什么可遗憾的,发生只是发生,这世界上所有所谓的意义都是人类为了理解这个世界后天赋予的是吗?


或许人生当生如夏花?或许每个人都应该去体会烟花的美好?或许每个人人生在时间的长河里就是存在一个瞬间便熄灭?或许人的一生就应该去感受和经历,但这感受和经历其实也无所谓?


似乎这个世界,就不是一道题目,它不像是有答案的样子,也不像是给我们解的,似乎的它的存在,就只为存在而已。


那么所以如何呢?该怎么做呢?或许没有所以如何?所以根本就没有所以。


4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